微博:Benyo 约稿私信

Benyo

© Benyo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发发神农架之旅的一些照片。微观世界,大风景

“月半弯淡如逝水一般映照你下落 

陕路短走过璀璨情境渐渐微薄 

让背影荡游湖水深处拥抱我月光 

岁月短遗下一片弱质纤纤愉快感觉”——————《捞月亮的人》


当年听的时候差点被这歌词美疯

“鲁迅在叹气 老舍亦已死
撕去了双城记 慨叹书香化蒸气
司马迁的伤悲
前朝历史 给当世繁盛杀死
文学巨着太大年纪”————《文字流泪》

可曾试过因为一首歌的遗失,而急躁,无奈又痛苦的感觉……

突然耳边响起某段副歌的旋律,却除了旋律就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。

靠着已经损坏的播放列表和强大的网络搜寻引擎才重新找回。

似乎很矫情,又似乎很无聊

但此时此刻真的激动得有点想哭

十盎司的重量,是我的全部,我把我的心,都给你了

唔啊~!

现在的状况是,另一个自己拽着我的衣领咆哮道

 

“你丫的除了会画半身跟平横构图还会画神马~?!还会画神马?!”

 

啧~!真是抱歉啊!!

8月《新蕾》——海蛇少女事件

 

3个月前的图了~~

这个时段,把耳机带上,音量提大,单曲循环~~

足球场————

那个年纪,女生愿意带着饮料,在场边等你踢完球,跟你一同放学。

对她们来说,也是一种壮举。

我有一条盛开着小花的裤子~

用什么矫情的字眼来形容才好?要是对应我的风格,我现在宁愿写上一千个工整的“不开心”

当初盛装假象那个容器是你给我的,我就往里面不断注入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。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,如今回想起来却隐隐撞击着我的羞耻心。

想抛弃别人眼中的自己,让你知道,让你了解。让你不再对我说过的话,推荐的歌,想看的书,漠视无感。

 

Charles Lee:

不能与父亲SHARE的父亲节

前段时间的商插,冰山一角

云之女————好久没发图了

扶桑

画惨我……一个多星期来天天在磨,完成后却还不尽人意,有些风格在技巧还没纯属的时候真的不能胡乱尝试。

1 2 3 4 5 6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