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Benyo 约稿私信

Benyo

© Benyo | Powered by LOFTER

蝶·餐

碟子是你摔破的那個

伴碟的玫瑰是你送來那一束的其中一朵

我把它風乾了

扭擰又醜陋

這一頓完美的宵夜

比起相爱的时间 思念更加漫长

那本用矫情文字记载着年少无知的日记本啊,留着吧,又不愿再打开去瞧瞧那稚嫩的文字;丢掉吧,又似乎太无情...所以,该怎么办才好呢?

纪念那些熠熠生光的往事

“凭我彻底的勇气 

爱是最大权利 

不理场面不伟大 

我共你始终同游生死”——《爱是最大权利》


没有缘由的 脑里突然响起这首歌

发发神农架之旅的一些照片。微观世界,大风景

“月半弯淡如逝水一般映照你下落 

陕路短走过璀璨情境渐渐微薄 

让背影荡游湖水深处拥抱我月光 

岁月短遗下一片弱质纤纤愉快感觉”——————《捞月亮的人》


当年听的时候差点被这歌词美疯

唔啊~!

现在的状况是,另一个自己拽着我的衣领咆哮道

 

“你丫的除了会画半身跟平横构图还会画神马~?!还会画神马?!”

 

啧~!真是抱歉啊!!

我有一条盛开着小花的裤子~

用什么矫情的字眼来形容才好?要是对应我的风格,我现在宁愿写上一千个工整的“不开心”

想抛弃别人眼中的自己,让你知道,让你了解。让你不再对我说过的话,推荐的歌,想看的书,漠视无感。